sirius

刀剑乱舞 三山 烛压切 不吃乙女 手渣党 弃疗
啊啊,走的人越来越多了,看到了未来…有形之物终会消散么……悲观中…

【求助】(非典型本丸)文发不出来怎么办

啊啊又是我厚脸皮来求助……
lofter评判文字不和谐
不过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打成图片也不行orz
明明写的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实话就是一场打和老年人心灵小课堂…
哪怕没人看也写的很用心呢……
orz只能坑一天改戏了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占tag致歉……

【三山】非典型本丸03

注意事项01.02,
ooc,不知所言,伪审被,真三山
先单纯地到1-1旅游一圈吧

     

     

      队长名义上是审神者,实际上就是山姥切国广。
      一眼看穿敌方阵法,他深吸一口气,手按刀柄,整个人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函馆的敌人无外乎是短刀和胁差,但是敌人有两个,他只有一个战力,还要保护他任性的主公不受一点伤害。
      “哈哈哈,国广你在紧张吗?”审神者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家近侍躬着身子,整个人都像一只炸毛的猫。心情颇好的揉了揉他的头顶,顺便把压低的帽檐提高了一点,审神者轻抚刀柄,笑得一脸温柔,“不用害怕,我在。”
      就是你在所以才紧张啊!!!!!他知趣地没有把这句吐槽讲出来。
      他不过是个仿制品,只要有审神者在,千万个他都能再具现化,但审神者只有一个,危机时刻,没有任何取舍的选择。
      “收起你那危险的想法。”审神者微眯凤目,清楚地回应了他的内心,“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你,独一无二…”审神者微笑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霾,“不要有什么自弃的想法,绝对不要……”
      未等山姥切对这番言论提出疑问,审神者已赫然刀刃出鞘,火石电光之间冲向战场,这始料不及的变故令他大惊,再顾不上什么阵法疾追而上,两边快速倒退的树木明示了他速度之快,可审神者依然冲在他前面,没有任何体力耗尽的迹象。敌人亦如之前侦查的一样,派出了两柄短刀,扭曲的骨虫盘旋着向他们飞驰而来。
      糟了,要是自己再追不上…主公就……
      “锵---!”
      仿佛慢动作一般,审神者优雅地抬起手,没有丝毫技巧的,只是单纯地砍了下去,敌短便被巨大的罡压直接碾成粉末。
      他站直身体,连衣服都未脏半分,朝着他微笑。
      一瞬间,山姥切感觉很讽刺,什么让等级最高的刀保护主公,主公根本不需要人保护。
      原来他说可以和他们一起上战场,是认真的。
      原来他真的如他所说,精通于剑术。
      借着冲力,山姥切没有停下,直接挥刀斩杀了剩下的敌短,却没有半分欣喜。
      明明任务出色地完成了,他在不满什么?
      原来,一直以来,他是这么没用。
      “国广?”察觉到他情绪不对,审神者有些担忧地走过来,拭去他脸上的尘土。
      这么近的距离让山姥切打了个哆嗦,连连想后退拉开距离,一抬头,看进审神者深邃的双眸,却失神了。
      “你的眼睛里,有月亮…”他痴痴地如孩童般呓语。
      “哈哈哈,好看吗?”审神者似笑非笑。
       这双眼,在哪里见过……在哪里……
     

     

       “所以,你是说这场仗没有你也一样能打赢,大将实际上比我们都厉害?”药研从小炉子上端下熬好的胃药,倒进山姥切面前的碗里,“嘛,还在开发阶段,有点苦。”
      “是的。”一口饮下胃药,却没有肠胃却没有半分好转迹象,山姥切皱皱眉。
      “也怪啊…他自己能打赢为什么还要我们?”药研遗憾地把胃药药方丢进火里,看来要重新研究了。
      “或许是主公一个人打不赢吧,越到后期越需要人手…”山姥切用力按了按额角,“不过,比起这个,我看见主公眼里有月亮…真美啊……”
      “?!”
      毕竟,药研不似山姥切粗神经。
      之前就一直觉得审神者的装束眼熟…难道……?
      两三句打发了山姥切走,药研几乎是第一时间冲到仓库。
      刀账这么重要的东西,审神者却执意扔进仓库,说是众刀剑出身平等,这么一联系,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那个号码就在第一页,药研深深地吸了口气。
      “哦呀?药研,真是好兴致啊。”好听的声音不带温度地传来。
      药研慢慢地回身,扶了扶眼镜,声音亦没有温度,“你也是,好-兴-致啊,大将,”他合上书,目光似刀“不,三日月宗近。”
      “你有什么目的,这个本丸真正的审神者在哪里?”药研抽刀,利落地指向三日月的面门。
      “哈哈哈,审神者?”三日月面不改色,笑得一如既往,他摊摊手,眸子中明月闪动,“我,就是,你口中的审神者啊……”
      屋外,刮起了猎猎的西风。





tbc.

啊……不知所言,字略少,有空括写下吧
这是一个lv99的爷,嗯。
许愿明石。(×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lag

捞明石捞到崩溃,立个flag,捞到明石就码三篇来派中心文,哪怕没人看(×
6-2疯人院,在下受教了……
默默地问有明石的婶婶怎样捞刀才是正确方式……
额……
占tag致歉……

【三山】非典型本丸02

阅读注意1
ooc,不知所言,伪审被,真三山
唔,祝三明好运
药哥戏还不少……

 

      “刀装三个重骑兵特上,带上政府送的御守(极),由山姥切国广(lv.52)陪同前往函馆,这是底线。”药研翘着腿坐在谈判桌的一边,背后的光线映照得对面的审神者睁不开眼,强大的微笑着,有种让人一声大喊总裁好的冲动。药研在谈判上确是一个好手,迅速摸清了他的底线,并诱导他一步步地城池尽失,只有…这最后一种方法了吗……
      审神者内心已有些动摇,虽然已经得到出战准许,但函馆这种战略点现在连新来的五虎退都能一个人轻松搞定,他委实是不想被自家近侍全盘保护,更何况……谁保护谁,都是两说啊……微低垂眼帘,遮住眼中的精芒,他再抬头时已是眼泪婆娑的样子,“药研,你要是还认为我是你的主公的话,就让我为你们开起一条道路吧,我不愿躲在你们身后…“”大将,你是不是想着用审神者的身份命令?或者是利用我的忠心?”药研站了起来,脸上的笑不减半分,但审神者突然感觉他其实有两米多高,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这是为了你好啊,大将…”药研一脚蹬上桌子,直面自家审神者,虽然怜香惜玉之心人人都有,但药研是个冷静的人,装,在他面前是没用的。他微笑着,审神者也回以微笑,微笑,微笑………
      “大将,刀柄,在外面,还是里面?”
      ……………
      “队长,大将同意了!”药研抿了一口咖啡润润嗓子,有几分小得意。
      “真是辛苦你了,药研。”旁听了全程的山姥切国广表情似乎没有那么轻松,虽然很丢脸,但他还是开口,“药研…你,有没有胃药啊………”

     

      仔仔细细地为他们任性的审神者装好刀装,御守,虽然不知道这种东西有没有用,还是强制审神者装好。不知道审神者从哪里弄来的一套战装,还有刀具,细看居然还是奇缺的太刀,刀身明纹如月,配以璀璨的金色刀柄,毫不怀疑这是个高级货。审神者整了整藏青的狩衣,一扫平素的慵懒怠惰,仍是公式化的温暖笑容,却带了一丝杀意。
      既然你有太刀,为何不具现化出来让我们也省省事…山姥切压下心头的吐槽,扯扯帽沿,拒绝了与其他人的联络聊天。
      这次的任务只有一个,让审神者平安回来。
      这样任性妄为的审神者也不少见,在演练场亦看见不少没有什么战斗能力的审神者强行上场拉低队伍水平。他的主公,似乎还是有些战斗能力的。
      “国广?”审神者低下头,微笑着探寻。
      啊,是时候出发了。
      审神者站在时之齿轮之前,怀念地抚摸着。
      无数拼杀的场面回放在面前,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转头,那些一样,又不一样的面容重重叠叠,他撑出惯例的微笑
      “出发吧。”
       山姥切按着自己的胃,看着毫无紧张感的主公,不由得摇摇头。
       他还真的,拿自家主公没办法呢。
       由着他吧。
       隐约,隐约地感觉……这种感觉……习惯了呢……

tbc.
水了一发……
orz不知所言
这回完全没有三山对手戏呢……
当然不紧张啊,去1-1才紧张呐
啊啊,感觉,走向,不对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三山】非典型本丸01

伪审被,真三山
看了某中华铅笔审神者和鲫鱼审神者后的脑洞
铅笔都可以是审神者,啊啊那么……什么都可以了吧……
ooc,不知所言,姑且算是之前抽签的文?

     

     

      山姥切国广看了看锻刀炉上的1:30,闷闷地叹了口气,一边的刀匠笑呵呵地摇摇头,半真半假地安慰:“没关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是啊,第11111号本丸,正如它鬼畜的名字一般非得让人感叹,非到连去演练场都能让别家本丸伤心。这个本丸至今没有太刀大太刀,刀账停留在了可怜的12上,不要说什么3:20.4:00,这里连3:00都未曾关顾过一回。
      这么奇特的本丸引来了时之政府的关注,研究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审神者气场太强,与这些刀剑不相容。
      呵,呵。
      看着自家主公趴在榻榻米上一边咬茶点一边翻着杂志,山姥切真是不知道这个气场强的定义是什么了。
      “哦呀,国广你来啦,来,坐。”审神者抬起头,俊美的容颜一时笑得人神魂颠倒,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方,等山姥切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离他一尺的地方坐下了。
      “咳,”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山姥切无奈地开口:“这次锻刀,还是不行啊…”“这种事啊,随缘就好啦,哈哈哈,国广不要太在意了。”审神者翻了一页书,眉眼里都是笑,整个人都透出一股慵懒的美感。
      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堀川派的刀剑,国广什么的,就随他叫去吧。山姥切拉了拉帽沿,“主公,再这么下去会影响战斗力的,要不要向政府申请下照顾……”
      “国广啊,你这么说,是看不起打刀吗?”审神者已欠起身,口气与其说是责备,不如说是戏谑,似笑非笑地看着近侍脸由红变青,抢在他脱口而出之前伸手制止,“嘛,国广若是觉得战力不足,下次出阵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山姥切一时大惊,“主公,我们最近驻守博多湾,祛除敌人就已经很吃力了,主公不要再给我们添乱了!”
      “唔,我早年间学习过一些剑术的,年纪大了手脚有些不灵活了,但希望还没有荒废啊…”审神者合上书正坐,微闭双目,似陷入了久远的记忆,山姥切不禁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还十分年轻,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还早年?不会是七八岁时学的吧?!
      “哈哈哈,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已经是个老爷爷啦~”似看穿了自家近侍的想法,审神者用极其欢快地一跃而起,飞跑出门“就这么说定啦,能活动一下筋骨真好呢~~”
      ………
      山姥切感觉自己的胃开始疼了。

     

      “………………”药研默默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药,“队长啊,我有药,你问问大将要不要。”
      “哈哈哈哈,主要探索世界的心情俺也可以理解嘛,不过这是有点冒险啊。”陆奥守随便地挥着枪,语气轻松,但握枪的手却意外地发抖。
      “若是审神者出了意外,我们本丸就直接崩塌了,这种事绝对不行。”加州清光收了笑,一脸严肃。
      山姥切深深地叹了口气,深感自家审神者的闹腾,皱皱眉,折中地说,“他就是一时新鲜,我带他去会津转转就好了。”
      “还是我们陪你一起吧,”药研不放心,“会津敌人虽然不强,但你一个人应付还是不保险吧?”
      “你们好像说的我像个非战斗人员似的。”审神者在一边的回廊上坐着,仍是上扬着唇角,话里都透出一股撒娇的气息。
      “我听说隔壁本丸的审神者是根铅笔,就算跟着出阵多方便啊,看看我们本丸的这个,任性又非。”安定毫不掩饰地吐槽。
      审神者眯了眯双眸,不再发话,只是端着茶杯,看天上的流云。
      ………
      山姥切觉得自己的胃更疼了。

tbc.
啊,先写这么多吧…躺。
反正没人看啦………
谢谢看到这的你
猜审神者是谁?【×

给被被致歉,没有想那么多就把长船派的图拼在被被身上,对不起被被,事到如今说我没有比较已经晚了,删掉也不行了吗……我已经认识到了…山姥切国广就是山姥切国广,与其他的任何刀剑无关…对不起被被…你是我最好用的等级最高的最早陪我的刀……
啊啊……::>_<::在说什么……

占tag致歉…

不是八月十号的五点连队战么…这都快八点了……没动静啊…………
炸毛炸毛炸毛…………

什么鬼…………………非酋…?
写吧,泣……………………

【烛压切】拾光记年

ooc,不知所言,不要和我讲正史…o(╯□╰)o,
织田信长时代,胡扯向……私设如山…
嗯……瞎编得很严重…土下座……
嗯……姑且算存粮更吧……

      正午毒辣的烈日毫不留情的打在青年的头顶,青年却没有动容,仍旧把手里的刀舞得生风,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裳,劈,刺,几翻往复。
      “再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一个嗤笑声从身后的房间里传来,青年暂顿手上的动作,回头大声地反驳:“我愿为主公奉献一切,怎能在此刻停歇!”“呵呵,好好,你想怎样都好…”趴在窗边的男子无意中透露出一股颓废的美感,无奈地把玩着自己修长的十指,“反正我只是笼中之鸟……”讲到最后,他抑郁的叹口气,抬头望着窗外的天。
       宗三这状态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一时能劝过来的,青年皱皱眉,没有发表什么看法。
      “国重大人…?”一边站了有些时候的少年试探地看向青年,示意了下手里的饭箧。
      “啊,长船,抱歉,等的太久了吧?”国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向少年走去,少年向前迎了两步,毫不掩饰心中的兴奋,“国重大人,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长船,我们是刀剑,要时刻准备出阵杀敌,不能耽于这些无关的事。”国重严肃地教诲,俨然一副大人教育孩子的模样。不过他还是和少年一起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打开盒子,还是不由得为少年的厨艺惊讶一番。
       “国重大人,我做了团子,听说甜的吃了能减减压呢。”少年有些得意地说。
      国重狠狠地咽了下口水,内心疯狂争斗,理智上他感觉自己不能因美食沉沦而变迟钝以至于不能为主公效力,可是……可是这团子……外形就讨喜的要命……味道更别提的香甜,真不愧是长船……味道?!回过神来时手上还捏着团子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有一次沦陷在甜味里的国重有点忧伤地又啃了一口团子…确实是太好吃了……
      看着自家大人还算是满意的姿态,长船颇为得意地为他顺了顺被风吹乱的长发。国重大人一直都是这样,心里只有主公,哪怕都没怎么被主公使用过,以至于连名字都没有,他还是那么热忱。
      “主公不使用我,是因为有更好的刀剑随侍,我必须达到主上的要求。”似乎是听见了长船的心声,国重又信誓旦旦地发起了感慨。
      “啊啊,反正主公也没有用过我…主公有的是刀剑,国重大人也不要纠结了。”长船说的一脸风轻云淡。
      是啊,两把名字都没有的刀剑,孤独地坐在庭院里,孤独地看着天上的流云。
      名字对于他们的意义,不仅仅是主公的认可,更是生存证明一样的存在,没有名字的刀剑无法与同刀匠所铸的兄弟相区分,生死无凭,就算消失在历史之中也不会有人发现。
      就像现在,在织田的院子里,大吼一声长船光忠就有一个加强连的付丧神冒头。
      “这些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长谷部国重狠狠地握了握双拳,挤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主公有他自己的考量,我们也有自己的使命,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他伸手捏了捏少年的脸颊,心情颇好地说:“团子真好吃,长船怎么知道我喜欢甜味呢?”“国重大人喜欢就好。”长船亦回以一个欣喜的笑容。
      “长谷部国重--!”下人高呼着。
      啊啊,那个让他不省心的主公终于传唤他了吗?国重惊喜地一把抄起刀,向来人飞奔过去。
      长船默默地笑了,心里却不知所以地不安了起来。

     
     
      “国重大人……”
      长船跪坐在地,红着眼眶,为自家大人掖了掖被角,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话到嘴边,化为一声叹息。
      “长船啊…”长谷部虚弱地笑着,“别哭啊…”
      “可是…”长船咬紧了下唇,不忍地看了看长谷部的刀。
      好端端的太刀,被生生挫短了半尺,已经不及他的刀长了。
      长谷部亦是身高缩水,无法再俯视他的长船了。
      织田的刀匠把活做的完美,他身上不见一处伤口,可是把浑身上下的筋骨都挫短一分,可不是什么美好的感受。
      “长船啊,改了口吧。”长谷部轻摇了摇头。
      “压切……大人……?”
      “叫我长谷部吧。”果然这名字,还是太奇怪了…
      “长,长谷部……”长船终于低下头,轻轻地呜咽。
      “别哭,”长谷部叹口气,“主公终于发现我是柄利刃了…赐了我名字,又改了身寸,不久就能受重用了吧…?”
      “织田信长这样的人,到底有什么好追随的!”积久了的愤怒爆发,长船罕见地喊了出来。“长船!”长谷部喝止了他的言辞,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把头扭向一边,看不清楚表情。
      “我不清楚织田信长是什么样的人,以及他算不算是一个好主公…”
      “啊…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获得赐名。”
      “不过,不是由现在的主公赐予。”
      月光从窗扉透进来,怜悯着无辜的刀剑,鞭挞着把无辜者卷进历史的人类。

      多少年后,烛台切才参悟透长谷部的心。
      他是个孤独的人,只要给他一点点爱,他就会用一生来回报。
      可笑的是,参悟透这一点的,居然不是可以成为主公的人。
      他还不知道要再孤单上多久。
      “烛台切,你睡了吗?”疲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没有哦。”对着铜镜正了正眼罩,理了理卷曲的短发,确认不会出大差错,他提起桌子上的饭箧,走出门外。
      啊啊,1923年的大火烧毁了他的一切,连他的国重大人都认不出他了。
      不过也好,这样,他也不是那个被国重保护的长船了,他是可以守护长谷部的烛台切。
      “烛台切,我是不是特别没用…”他低着头,坐在门前的回廊上,似战败的雄狮。
      “不是长谷部君的错。”他回应了他的自伤,“如果还在为山姥切折断的事伤感自责的话,会失去更多的战友的,长谷部君在这种时候,更应该打起精神来啊。”
      “………真…像啊……”长谷部喃喃地开口。
      “烛台切,你…在你同派兄弟中,有没有一个…嗯…会做饭的兄弟?太刀,和你差不多个头…以前在织田信长手下……爱笑……”他努力地描述,认真的有些可爱。
      “我的兄弟很多,你说的条件符合的也有不少啊。”
      “是吗…”长谷部叹了口气,他的长船,还是消失了。
      他寻找了这么久,还是消失了。
      只有月光一如千百年来沉默地普照着世界。
      “长谷部君,我做了团子,听说甜的吃了能减减压。”烛台切笑得一脸化不开的温柔。
      “烛台切,我们是刀剑,要随时准备出阵,不能耽误于这些无关的事。”长谷部一脸严肃地教训,手却不由自主地拿起一串团子。
      一咬,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甜。
      好像…在哪里吃过啊……


fin.
     人设来自朋友,我只是码出来。
    额……写的不知所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是历史不是历史不是历史……………只是鬼扯…
躺………

     

【三山】青江捉鬼记

不知所言,睡前童话…应该吧……
严重ooc,渣文笔,微微量的石青
与小星星似乎是同一世界线?

     

      圆月静静的挂在天边,初春的寒气让那个提着灯笼的人打了个哆嗦,他拢了拢袖口,脸上的笑容未减半分,却渗出一丝冷酷。
      能在这个灵力充沛的本丸里感觉到幽鬼的气息也不知是不正常还是太正常不过,夜漆黑得不见边际,只有明月的光芒与他相伴。青江凝神静听,除了身边房间里熟睡的轻酣,还有远处回廊里的脚步声。
      脚步声慢慢地向他的方向传来,青江却笑得更欢畅了,索性加快步伐,迎向意料之中的人。
      “笑面青江?”高大的男人在黑暗中有些诧异地开口,旋即便扬起唇角,青江在他面前显得小巧无比,两三下就轻盈地闪到他身边:“你也感觉到了?”
       “嗯,这里有不净之气。”石切丸点点头,表情严肃了几分,“这不是小事,本丸有审神者的灵力加持,本不该招来这些的。”
      “啊啊,先不说这东西是怎么进来的…”青江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测,“这灵力…似曾相识啊…”他玩味地甩了甩手里的灯笼,丝毫不害怕它会被打翻一样,“以你的能力定位它不难吧?为什么会偏离这么多?都到我这里来了。”
      “………”石切丸一时语塞,“那是…”
     “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青江眯了眯眼,语气飘了起来,在石切丸脸黑下去之前笑嘻嘻地补上半句,“还是灵力中心…是什么你不想看到的?”
      石切丸长叹口气,想反驳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他素来不打诳语,只得闷闷地点头:“在三日月的房间里。”




       “叩叩”石切丸上前敲门。
       “哦呀?这么晚了是谁呀?”门里饱经沧桑的声音传来。
       “是我,石切丸,你睡了吗?”
      “哦哦,石切丸啊…”房门内一阵响动,三日月拉开门,不意外地看见石切丸和笑面青江,他公式微笑着问询:“有什么事吗?”
      从他开的门缝仅仅是看了一眼,青江就敛了笑,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三日月察觉到了他的尴尬,只得挠挠头小心地开口:“额…房间里乱了一点……”
      “先不说这个。”石切丸正色,有些严厉“已经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在干什么?”
      “哈哈哈,山姥切来找我,说有些睡不着,我便和他下棋来着。”三日月自然地解释:“吵到你们对不起了”。
      石切丸的脸迅速的黑了下去:“怎么可能?!”
      “果然是声音太大了吗…”三日月茫茫然地说着,月光映照下的脸有些惨白。
      一时间两人都安静了下来,一向厚道温柔的石切丸几次张口却无法说出来。
      “三日月啊…”沉默被青江打断,他严肃的脸意外地显出一丝无奈,“你来说说,你们是怎么下棋的?”
      “?”三日月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山姥切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啊…”石切丸轻轻地叹息。
      “不如让我换一种说法,”青江自顾自进了房间,低头打量了一下棋桌,“山姥切国广,他是在我眼前吗?”
      “不!他不想见生人刚刚翻窗走了…!”三日月突然歇斯底里了起来,似在争辩,又似在祈求什么。
      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一时哀戚了起来,青江不忍心地摇摇头。
      “三日月!你醒醒!”石切丸突然上前抓住他的肩膀,逼迫他看着自己的双眼,不仅是愤怒,更带了失望地吼出了声,
       “山姥切国广,已经折断了啊!”
       是吗?
      三日月昏昏沉沉地回头。
      房间内破烂不堪,棋桌倒在地上,黑白的棋子散落一地,昏暗的房间,只有门前的月光映照。
      对啊,这个屋子里,没有窗户…
      对啊,那个陪他下棋的人,已经不在了。
      “三日月…”石切丸看他笑得凄惨,不由得松开手,暗愧自己是不是言重了。
      “啊……石切丸,谢谢你。”三日月长长地出了口气,双眼渐有了焦距,“差点就要堕落了…”
      “你是这个本丸的中坚,不能被一点事就压垮。”青江拍拍他的肩膀,神情坚定:“山姥切不在了,也不能如是自暴自弃,不然你让他九泉之下何得安息?”
      “是啊,最近都变得不像我了,还要别人来开导了,哈哈哈。”三日月慢慢恢复了神情,脸色也好转了不少。
      “…心病还要心药医,你也不是孩子了,早该认清生离死别之类了,居然还会执迷不悟,也是魔怔了。”石切丸叹了口气,还是有些担忧。
      “哈哈哈,让大家担心了…我会尽快恢复的…”三日月苦笑。

       夜空的月色渐渐隐退,青江打了个哈欠,折腾一晚上了,累了。
      他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啊……
      他抬头,初春的寒风吹拂起他的长发,他一个激灵。
      他好像,是来,驱鬼的………
      山姥切,确是,折断了啊……
      他神情凄然地回头望着三日月仍亮着灯的房间。
      走廊上空留回风。

   

  fin.
      不知所言,写的好烂……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